金融改革需整体推进 区域金融改革带动整体不可行

继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丽江农村金融改革试点之后,深圳前海先行试验区也重磅推出,这是加快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推进国内金融改革的重要一步。有关政策接连出台,汇率、利率改革加快,显现出今年已经进入金融改革的纵深阶段,透露出监管部门对于金融创新的重视,同时也激发了公众对于未来更多地区进行金融体制创新的期待。

温州金融综改区的建立,无疑具有探路意义。综改区的建立将地方金融的改革逐步引向“深水区”,更有为全局性的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积累经验与教训的意味。深圳前海的试验将是人民币市场发展的一大步,其政策取向是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标志着人民币市场的发展路径正沿着从实体经济逐步拓展至金融领域。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在民间金融的合法化以及建立中小金融机构服务体系方面为全国积累经验,通过温州民间金融的活力和想象力,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创造性的经验。深圳前海的试验将推进场外交易市场发展、资本项目开放和利率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等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和业务模式创新。

从温州提出的改革方案可以看出,金融监管部门并未跳出过去的框框。利率市场化是金融改革的关键所在,而“金改十二条”中没有对其提出明确规定,虽然并不妨碍温州对其探索与实践。相比温州金融改革试点内容,深圳的改革方案内容丰富、全面,其侧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强化金融创新改善融资环境。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作为推进前海金融创新的内容之一,深圳将加快推进深港银行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试点,利用香港低成本人民币资金,支持前海开发开放和重点产业发展,同时争取更多前海地区和金融机构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

尽管前海的一揽子金融、财税政策的细节有待进一步明确,但深圳求变的急迫心态进一步激发了各地金改或做大做强金融的热情。但仔细看来,这番热潮更像一次“自下而上”的区域谋变,显得“各自为政”。金融市场是统一的全国性市场,不可能画地为牢。一旦金融市场画地为牢,结果是强化了地方政府的行政管制。

金融改革更需要的是顶层设计,一系列配套制度改革。金融的流动性和外部性使金融改革区域上难于突破。金融改革需要在金融市场主体、法律制度、信用体系、货币体系、政府与金融关系等多个领域的配套制度改革中推进。

我们认为,区域性试验对解决地方金融问题有很大意义。目前国内金融体制的问题是系统性的,不能寄希望于区域金融改革带动整体的金融改革,很多涉及体制性的重大改革仍需顶层设计与整体推进。我国银行业规模与金融市场规模比例不合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获取资金严重依赖于银行主导的信贷体系;金融体系内部不够协调,债市发展滞后,成为企业融资的短板;金融创新产品以及金融衍生品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等等,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在中国经济转型时期,金融业的变革无可回避。只有站在战略性角度,高度重视金融体制创新,然后结合地方试验区的成功经验,才能真正取得金融改革的实质性、实效性进展。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网 )